首頁 國外窗口 日報要聞 荊楚各地 國內新聞 武漢新聞 法治武漢 時事報道 武漢慈善 希望工程

文化生活

旗下欄目:

從紫禁城到故宮博物院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湖北日報小編 人氣: 發布時間:2019-10-13
摘要:1925年故宮博物院開放,乾清宮會場外景。 故宮博物院已然成為北京最熱的旅游景區,每逢節假日,宮門前常常會排起百米長隊。94年前的10月10日,故宮博物院正式對外開放。從世人難以涉足的皇家紫禁城到遜帝暫居的故宮,再到普通百姓皆可參觀游覽的故宮博物院

  1925年故宮博物院開放,乾清宮會場外景。

  1925年故宮博物院開放,乾清宮會場外景。

  故宮博物院已然成為北京最熱的旅游景區,每逢節假日,宮門前常常會排起百米長隊。94年前的10月10日,故宮博物院正式對外開放。從世人難以涉足的皇家紫禁城到遜帝暫居的故宮,再到普通百姓皆可參觀游覽的故宮博物院,絕不僅僅是名稱的改變,其中走向民主共和的艱難歷程以及無數前輩先賢的卓絕努力,都值得后人永遠銘記。

  古物陳列所率先開放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清帝被迫遜位。1912年2月12日,隆裕太后頒布《清帝遜位詔書》,同意將政權移交民國政府,從此紫禁城變成了清王朝的故宮。根據《清室優待條件》,遜清皇室暫居內廷,即乾清門廣場以北的區域,日后遷居頤和園,而象征國家政權的外朝部分則收歸民國政府所有。

  雖然清室產業大都收歸國有,但是民國初年政局十分混亂,社會動蕩不安,各地盜賣文物的現象日漸猖獗,盛京(今沈陽)故宮、熱河離宮(今承德避暑山莊)兩處物品最多,又遠離京師,文物安全很難保障。因此,在社會各界有識之士的倡議之下,當時的北洋政府也將保護文物、成立博物館提上了議事日程。1913年,在內務總長朱啟鈐的主導下,北洋政府決定將這兩地所藏的各種文物陸續運至北京紫禁城陳列展覽,創辦古物陳列所,并對外開放部分外朝區域。從這個意義上說,故宮第一次向普通民眾敞開大門,應該從古物陳列所的開放算起。

  最初的古物陳列所只有武英殿一處展室,后來逐步擴大到文華殿、三大殿等區域,用作庫房或展廳。為了改善文物保管條件,1914年6月在咸安宮遺址的基礎上建立了文物庫房——寶蘊樓,這稱得上是我國博物館史上第一座專門用于保存藏品的大型現代文物庫房,至今仍完好地在故宮博物院內發揮著重要功用。文物庫房和陳列展室準備完畢之后,古物陳列所于1914年10月10日正式開幕。當日打開西華門、東華門接待觀眾,人流如潮,各處參觀者比肩接踵。據統計,至月底,二十天內共接待觀眾一萬一千余人次,這在當時是十分驚人的。

  古物陳列所實際上是中國近代民主革命的產物和反復辟斗爭的重要成果,它曾占據今日故宮博物院的半壁江山,在當時被譽為“民國成立后最有價值之建設”。它在保存文物、保護古建、展覽開放、學術研究、編輯出版、安全保衛等各方面都做出了巨大的貢獻,開創了中國近代博物館發展史的新紀元,對當時的政治、社會、文化等都產生了積極深遠的影響。1948年,古物陳列所正式并入故宮博物院,完成了自己光榮的歷史使命。曾任故宮博物院副院長的段勇先生高度評價了古物陳列所的歷史價值:“古物陳列所的開放是整個紫禁城開放的先聲,它為整個故宮的開放作了輿論上、思想上的準備,也為整個故宮的開放積累了經驗、創造了條件。古物陳列所的許多規章制度也為后來的故宮博物院所借鑒。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古物陳列所不愧為今日故宮博物院的前身之一。”

  

  滯留13年,溥儀終出宮

  根據清室優待條件,遜清皇室暫居內廷一段時間之后,應當徹底搬出紫禁城,“移居頤和園”。但是,從1911年到1924年,13年過去了,溥儀仍未履行“移宮”之約,其間還圖謀復辟,破壞共和,宮中珍寶也通過各種途徑不斷散失。在這種嚴峻的情況下,傾向革命的直系將領馮玉祥在第二次直奉戰爭期間突然倒戈,發動了“北京政變”,囚禁了直系賄選總統曹錕,由黃郛擔任臨時執政府代總理,攝行總統職務。馮玉祥在《我的生活》中說:“在中華民國的領土內,甚至在中華民國的首都所在地,竟然還存在著一個廢清皇帝的小朝廷,這不僅是中華民國的恥辱(稍明事理的人,此時無不以留著辮子為可恥;如今留著溥儀,即不啻為中華民國留了一條辮子,可恥孰甚?)且是中外野心家時刻企圖利用的禍根。民六討伐復辟的時候,我即極力主張掃除這個奇怪的現象,鏟除這一個禍根,可是當時竟未如愿。這次入京,便決心以全力貫徹之。”

  1924年11月4日,臨時執政府議將清室小朝廷“即日移出宮禁”,并修改清室優待條件,具體由京畿衛戍司令鹿鐘麟、京師警察總監張璧與國民代表李煜瀛負責執行。次日,國民軍切斷了紫禁城與外界的聯系,鹿鐘麟、張璧二人率領國民軍20多名士兵和40多名警察進入神武門,直奔溥儀住所執行驅逐出宮的命令。清室被迫同意《修正清室優待條件》,但希望收拾物品完畢之后再搬出宮禁。李煜瀛正色道:“物品不必收拾,有關歷史文化之物品,以不搬走為是。因系國寶,不宜歸一人一姓,你們今天出去后,只將無職守的太監開去,各宮殿仍舊歸原看守人看守,并加封條,以專責成。”這就為保存歷史文物,成立故宮博物院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雙方為此事爭辯糾纏許久,鹿鐘麟擔心節外生枝,便以武力相威脅。前清攝政王載灃來到故宮,一看到這情形,知道再堅持已不可能,無奈只好勸說溥儀立即出宮。當日下午,溥儀及他的后妃等人乘坐國民軍司令部為其預備的汽車,前往后海北岸的醇親王府。

  

  武昌首義紀念日定為開院日

  溥儀出宮之后,載灃及內務府大臣紹英等仍不死心,又向國民軍方面要求發還私產。溥儀的英文教師莊士敦也在外交界極力奔走,希望借助外國勢力干涉此事。為了盡快接收故宮,杜絕清室覬覦之心,民國政府于1924年11月6日夜發布了一道命令:“修正清室優待條件,業經公布施行,著國務院組織善后委員會,會同清室近支人員,協同清理公產私產,昭示大公。所有接收各公產暫責成該委員會妥慎保管,俟全部結束,即將宮禁一律開放,備充圖書館、博物館等項之用。借彰文化,而垂久遠。此令。”隨即,由政府9人和清室5人共同組成“辦理清室善后委員會”,并聘請教育文化界名流李煜瀛任委員長,共計15人,著手點查清宮物品,籌備建立博物館。

  11月20日,善后委員會召開第一次會議。清室方面5位代表全未出席,以示抗議。會議提出了點查清宮物品辦法,討論并通過了《點查清宮物件規則草案》,并對啟封、點查、登記、編號、造冊、攝影等步驟、手續,以及點查與監察人員的組合等問題,都作了詳細具體的規定。11月24日,清宮物品點查工作正式開始,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規模龐大、品種繁雜的點查工作基本完成,善后委員會陸續編輯出版了28巨冊《故宮物品點查報告》,共計117萬件文物,完全向社會公布,自覺接受民眾監督。

責任編輯:湖北日報小編
安徽快三和值走势图